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阿里打击刷单遇司法困境刷手叫嚣一月挣30iyiou.com

2019-03-11 15:41:40

阿里打击刷单遇司法困境 刷手叫嚣一月挣300万

2016年3月15日,央视财经频道315晚会曝光刷单问题。笔者就此向阿里巴巴专门打击刷单的两位小二、阿里巴巴搜索产品负责人思函和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安全专家王彦进行了了解。

据介绍,阿里巴巴对刷单的打击非常严厉,刷单商家不仅仅会被扣分、关店,更重要的是,刷单店铺和商品会被降权,意味着根本得不到展示机会。同时,涉嫌刷单的交易量不会计入阿里巴巴财报。参与刷单的店铺大多被刷手蒙骗,刷单就是自欺欺人。

刷单产业规模突破600你本是个独行客0亿

参与店铺大多遭欺骗

3月16日下午,在阿里巴巴杭州西溪总部,笔者见到阿里巴巴搜索产品负责人思函。虽然刚过而立之年,但思函已跟刷单治理打了七八年的交道。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快速成长,刷单已从过去的少数、极个别行为,转变为人人可伸手的地下产业链,给治理造成极大的麻烦。

据了解,整个中国,针对电商、O2O等新兴的互联业务的虚构交易产品或服务价值高达6000亿元。

思函介绍说,因积累了大量打击刷单的经验和技术,阿里巴巴已经形成一套完整的线上交易自动化识别系统。

店铺是否存在刷单行为,从后台数据看得一清二楚。

所以去刷单的商家,大多是被刷单团伙骗了。你刷上来多少,我们处罚时就会给你去掉多少。刷上来的那点销量和受到的处罚其实是不成正比的。思函说。

而对于外界传言,阿里巴巴交易额是靠刷单的说法,思函表示,涉嫌刷单的交易量都会被剔除,不计入财报。阿里巴巴集团目前盈利状况良好,而且在我们长期打压之下,仅部分商家还在刷单,我们完全不需要刷单产生的这么点交易量给自己下绊!

缺乏强有效法制手段

刷手高调成立公司

刑警出身、现任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安全专家的王彦,长期负责线下虚假交易团伙的打击。

2014年9月,一个名叫葛岭的号引起了王彦团队的注意。该号经常在朋友圈晒招募刷单手的公告,并声称单子多得做不过来,一月能挣300万,电商交易额都靠他。

经过多方调查,王彦发现葛岭在2014年4月注册了一家商务公司,专门给商家刷单。从2014年11月到2015年初,该公司共有897万元流水进账,有79个卖家给葛岭转账,有32个卖家备注刷单相关信息。

面对此情况,王彦的团队一方面做商家的工作,取得证据,另一方面封掉与葛岭相关的刷手账号。看到自己积攒的3000多个刷手账号被封,葛岭对外表示解散公司,不再碰刷单。

虽然打掉了葛岭刷单团,但王彦明白,他和团队还是输了。阐述成功地十种境界因为葛岭未因刷单遭到真正惩罚。在处理葛岭一事时,王彦曾想寻求法律支持并报警,但因没有判例,葛岭终没受到法律的惩处。

等风头过了,他完全可以再招一批人继续开他的刷单公司。除了封号,罚商家点钱,我们还能怎么办?王彦无奈地说。

生态圈恶化

消灭刷单需全社会参与

商务部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30万亿元,而中国购总额超过4万亿元,位居全球。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各种电商、O2O平台不断涌现。激烈的市场竞争背景下,不少商家铤而走险,甚至一些电商平台也走歪路靠刷手维持虚假交易额,以寻求继续融资。

但在思函看来,这样做无疑是饮鸩止渴。刷单破坏的是整个电商生态。传统线下,消费者能看到实物,可以通过观察建立信任。而电商平台,大家看不到实物,只能通过信用体系来判断。这也是电商平台的核心价值,一旦刷单破坏了这个体系,后果则不堪设想。思函说。

但如今,在旺盛的刷单需求推动下,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参与到刷单产业中。其中不少是在校大学生和家庭主妇。大家利用闲暇时间刷单,挣外快。

解决刷单、虚假宣传绝不能只靠阿里巴巴、电商。首先在法律上,应对刷单组织者和商家给予有力处罚。让大家认识到刷单是错误的、不道德的,只有形成全社会的共识,拒绝刷单,电商环境才能得到改善。思函说。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2017年鄂尔多斯零售种子轮企业
噼里啪智能·财税2018企业服务+智慧论坛圆满结束
张小龙:微信公众号将推出独立APP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