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从花花公子定位突变看国内两大情趣电商自我

2019-03-06 19:35:16

对于很多80后来说,“PLAY BOY”这个品牌代表的是青春期的叛逆,虽然很多人其实当年并没有真的看过这本杂志。这就跟前两年的苍井空一样,你未必觉得她貌美活好,但是她代表的也是一个群体的叛逆符号。

在很多人的固有印象中,花花公子不过就是一个色情杂志而已,属于落伍屌丝自己拉窗关门脱裤的助兴产品。但是如果有心人去看一看花花公子现在的官,你会发现首页上基本都是《iphone弯了看他们怎么办》《22张俄罗斯相亲站上疯狂妹子》这样的轻娱乐休闲文章,站整体尺度连给中国站页游广告提鞋都不配,那些满屏闪烁着大胸妹平躺着呢喃“哥哥快上我”的Flash广告在诱惑方面肯定秒杀国际知名色情品牌。

作为一个创刊于1953年,用玛丽莲-梦露作为期封面及中插裸体女郎的老牌色情杂志,他们在移动互联时代的选择居然是——去色情化。

要知道在历史峰的时候,《花花公子》杂志的销量是700万册,那时可只有一个版本。但是现在,虽然有了十几个国家的不同版本不同的封面女郎,本土化不能说做得不好,销量却锐减到200多万册。更让人感叹的是2013年底,美国陆军和空军服务局将《花花公子》从本土所有的军事基地的报亭中下架,连荷尔蒙爆棚的美国大兵都不看色情杂志了,悲哀啊悲哀!!!

面对颓势,花花公子创始人海夫纳自己出2.07亿美金将股份回购,然后选择了从股市退市,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例如将员工裁掉75%,例如自己旗下的成人电视Spice卖给了另外一个络色情巨头Manwin,例如不再像很早之前那样找海明威、村上春树这样的大腕写专栏,也不再找明星拍裸照,封面女郎会选择又便宜又青春的女大学生,追求性感而不再是色情。

经过几年的调整,其实花花公子已经早已从一个色情媒体集团变成了品牌运营集团,连作为根基象征的杂志在某些地区都从每年12期变成了每年10期。不过也是,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从社交媒体到1024社区到站到种子下载,没有人还有耐心去等着每月一本的杂志千里迢迢的寄过来,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花花公子革了自己的命。而大洋彼岸,两个中国情趣类品牌也在做着同样的选择。

从卖情趣用品到聚情趣达人

在说这款产品之前,我需要讲述一个八年前真实的故事。有一天,部门一小弟特别害羞的找到我,说:“刀哥,我女朋友来北京了,我想找你帮个忙。”我特好奇的问什么事情,他扭捏了半天才说,“昨晚我跟她那个了,我怕她怀孕,你知道应该买什么药么?”我说了一个以前在电视上经常做广告的耳熟能详的名字,他的脸更红了,说:“我俩夜里搜了,知道这个药,但是不好意思去买,你能帮我去买吗?”

那时的我,单纯而古道热肠。就真的自己跑去药店买了一盒事后避孕药,当我递给他的时候,随口问:“你为什么找我买?”他居然说:“我觉得你应该经常去!”我X……

虽然他现在已经是那个从中关村卖电脑起步到收购国外大牌的500强企业小头目了,但是像他当年一样单纯而羞涩的屌丝依然有庞大的群体。所以当我次发现“性价比”这个应用的时候,就迫不及待的跟以前的小弟打推荐,“喂,我找到了一个应用哈,可以买情趣用品,你快点去下吧。”

他在那头,犹豫了片刻,然后说:“老大,我媳妇刚怀孕,我现在买那些不好吧?”

作为一名产品经理,一定要了解用户的基本的需求,所以这个应用一直呆在我的一个叫做“勤劳小能手”的文件夹里,每次改版都会进去看看。初的性价比,简单点儿说无非就是一个移动端购买情趣用品的平台,跟淘宝上众多的情趣用品店铺实质上也就是渠道不同罢了。但是过了野蛮生长期之后,性价比就走出了一条更移动化和符合用户需求的路:社群化。

如果此时你冷哼一声表示不屑一顾,认为“不就是用户社区么?太老土了吧。”其实对于互联产品,适合的才是的。而性价比推出社区为什么会让我觉得大赞呢?

如果你可以每天看到情趣内衣按摩棒的买家秀还有情趣用品女神真人测评,我想你也会对这个社区感兴趣的,这就是一个电商化的“达盖尔的旗帜”啊。

而9月,性价比拿到了达晨创投的A轮5000万人民币投资,然后把应用改名叫做“他趣”,改名背后的逻辑其实跟花花公子的运营思路类似。花花公子是去色情化,而性价比是去情趣用品化。俗话说“温饱思淫欲”,但是经过多年的《东京热》《加勒比》《一本道》等艺术片的熏陶,大部分的年轻人对于骑兵片步兵片已经不再稀罕不再两眼放光,他们更喜欢有趣的内容和有趣的人。

所以性价比在依靠情趣用品电商积攒到足够多用户之后,就开始拓展自己的覆盖面,要做一个针对男性用户的兴趣+性趣社交平台。毕竟哪怕每天再精虫上脑的色情狂,也不可能24小时离不开情趣用品。花花公子在2009年做了一个面对男性用户的子站“吸烟夹克”,定位就是可以让男性用户在办公室里打开的花花公子站,里面的内容轻娱乐轻色情。

对了,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的英文名叫做“Touch”,同时听到这个名字时,旁边的姑娘说“触碰?不错,有点儿意思。”我瞪大了眼睛,问:“难道不是 去摸 ?”

从床上工具到游戏道具

在国内,说情趣用品电商,那么也一定避不开春水堂。今年五月,前往春水堂和他们的创始人春叔聊一聊,我在地铁上还百思不得其解,他们为什么要邀请我呢?

后来我想通了,一定因为我和春叔一样,都是物理专业毕业的。

如果这篇是人物专访,那么我的文字应该是这样的,在北京东边那拥挤的八通线旁的三层小楼上,是春水堂创始人春叔的办公室。那里没有其他大老板的沙发,也没有一棵棵奢靡的红珊瑚,更没有将人陷入其中的豪华座椅,桌子上只是放着一排排列整齐的按摩棒,一个科学怪人般的人物正在昏黄的灯光下埋头研究那一根根按摩棒,时不时的他会抬头看看窗外,淡淡的说,“我不牛逼,我就是认真。”那天,无风,夕阳很刺眼。

其实那天我并没有碰到春叔,他被堵在望京回不来。但是陪我聊天的那个淘宝运营姑娘让我大开眼界。聊了不到三分钟,我就对她开始顶礼膜拜,全世界各国的情趣用品如数家珍。后来,她拉开抽屉,我看到了一排按摩棒,她一个个的给我介绍优缺点。她淡定的说:“这些都是我常用的。”

那一瞬间,我差点儿手一滑……后来,我经常用这个案例教育产品经理和运营,“所有自己没有用过的产品,就不要去妄下结论!”

从她口中得知,当时的春叔正好处在研制iball的紧要关头。iball的全称是智能缩阴哑铃,让我非常吃惊的是能将情趣用品和游戏结合在一起,根据女生夹力不同,上会有一只跳跃的小猫在过关。这无疑让人脑洞大开啊,想想看未来手里拿着一个飞机杯,根据频率方向和力度的不同,屏幕上飞过一架架要被打下来的飞机。搞不好就能成为打飞机的周边配件啊。

所以性价比和春水堂虽然初都是靠卖情趣用品起家,但是在合适的时机都开始转变,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性价比选择了瞄准人群做男性情趣电商,而春水堂选择了智能硬件之路。

其实很多商超品牌都是这么做的,先跑马圈地,然后就开始细耕领域,做自有品牌。从家乐福沃尔玛到屈臣氏,不管是贴牌还是自己生产,都大力发展自己的自有品牌。毕竟如果仅仅做商品的渠道商,很容易沦为价格战的傀儡,大白菜你卖5角,隔壁卖4角,那么就少了很多用户。但是如果这个商品有自己独有的附加值,那么品牌在这时就有了议价权。

从花花公子定位突变看国内两大情趣电商自我

你爱上了他趣里的一个女神,所以你买了她推荐的一个飞机杯。你对春水堂的智能情趣用品感兴趣,所以你买了他们的一个跳蛋。你所付出的费用绝不再像街边小店一样只贩卖产品本身了。

走社群还是走研发,这是两条截然不同的路,很难说谁会成谁会败,但是敢于革自己的命,那就足够了。

作者公众账号:kuaidaoqingyi52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