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

证券业创新的制度基础7z

2019-01-30 23:56:29 | 来源: 法律

证券业创新的制度基础

据说层出不穷的美国金融创新70%以上都是为了规避法规和监管创造出来的,置身事外纵览美国金融创新历史,不目中的形象居然以巧取豪夺的强盗大亨着称,前几年席卷美国并冲出美洲走向世界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就是例证,99%的大众对1%巧取豪夺的精英在情感上并不认可。但在理智和法规上却毫无办法,即使后来变成华尔街野营,却还得以进局子、缴罚款收场,终居然不了了之。

相比而言,中国证券行业一年一度的创新大会,以前都还能成为一场短期行业嘉年华,但今年情况却大不相同,新国九条加创新大会的双重刺激,在证券市场引起的反应不过是2055一日游,人们不禁要问:中国证券市场到底怎么了?

其实,只要对照一下中美两国的市场差异,这个问题并不难得到基本解答。美国证券市场的创设源于300多年前自下而上的民间行为,其目的在于建立复杂人性基础上的公平交易制度;中国证券市场的创设则源于20多年前从上而下的政府行为,其目的在于打造政府主导基础上的实用政策工具。出发点和目的不同,可能是中美证券市场重要也根本的差异。这个差异,不仅使得作为中国证券市场制度监护者的证监会,一直处在社会和市场争议的火山口,而且使得作为市场重要主体的券商,一直处在坐收垄断收益而无需创新的位置上,更使得广大投资者在短期财富诱惑下入市后成为被杀猪分肥的渔猎目标。只要这个体制及其目的不能有效改变,中国证券市场就不可能发挥正常的市场功能,成为积极有效助力大国崛起的创新投资市场。好在十八大报告和习李政府已承诺让市场发挥更大作用,李克强总理所说的制度红利,就是回归市场本来功能之后参与各方稳定的预期和信心,新国九条很可贵地体现出了向市场化方向努力的趋势。

事实上,在市场制度建设和改善方面,证监会自2000年以来,一直致力于试图纠正市场创设早期的政策工具性,从提出国际化、市场化目标到股权分置改革和券商综合治理,制度建设的核心基本上还是围绕着营造公正、公平和公开的有效竞争环境而展开。在这条变革主线上,迄今为止的成就被认为是股权分置改革,这不假,没有这个结构性改革,中国证券市场所有改进都无从谈起,不过,与这种一次性结构纠偏相比,同期展开的券商综合治理,其长期性渐进式改进,对医院脑瘫治疗市场的影响也许更长久而深远。如果说2007年空前的大牛市被认为是股权分置改革制度红利有效释放的话,那么,在2008年市场大幅回调,美国五大投行全部改组的崩溃式全球金融危机面前,中国证券市场再未出现2003年到2006年到处冒烟、券商破产接管和群体性事件接踵而至的严重局面,就应该归功于此前卓有成效的券商综合治理。

回想起来,券商综合治理对中国证券市场和券商的影响主要体现在这样几个方面:1.建立了以数量化净资本为核心的券商综合能力考评体系;2.建立了券商分类评级与投资者保护基金费率挂钩的有效制约体系;3.界定并厘清了券商自有资产与客户资产的边界,并严格实施客户资产托管制度;4.建立了券商的机构与个人相适配的追究先例。

前三项市场制度建设方面的进展固然重要,但那都可以从欧美先发市场乃至巴塞尔协议中找到借鉴和参照的范例或踪迹,唯独第四项却是欧美监管当局一直想做却从来不曾做到的货真价实的中国特色制度创新,即使前几年风行一时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也并未取得如此明确而有效的制度进展。这也被认为是有威慑力的制度建设范例。具体而言,只要倒闭券商的高管不能以证据证明自己清白无责,作为一把手的董事长或总裁就要追究刑事,有关官员的形象说法是我接管,你坐牢,并表示决不纵容违规违法的人轻轻松松一走了之,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后果承担,概不豁免。大有中国古代贤明官员一家哭强似一路哭的风范。

相比而言,致使雷曼破产倒闭并直接引发金融危机的CEO理查德富尔德(RichardFuld),不仅拿着上千万美元的离职金和早几年高达4.8亿美元的薪酬,还可以潇洒地在国会山捣浆糊嚼舌头。尽管议员维克斯曼在国会质问富尔德:这些钱是你拿别人的钱去冒险赚来的。这个制度对你有利,但对国家和其他纳税人无益,现在我们需要花7000亿美元来挽救美国经济。你一边向财长保尔森请求联邦政府出手援助,一边把数百万美元装进自己的口袋。这公平吗?却依然拿他没办法。看来美国人因此借鉴或学习一下原产于中国的痛风性关节炎特点监管经验应该也没什么坏处,我当然不敢把威力更大、具有自主知识产权且完全符合WTO原产地规则的双规措施推销给美国人。

事实上,欧美先发市场的法规监管总要比业务创新慢半拍,但却不会长期缺席,严谨而有效的监管,在明确已知的领域不仅完全覆盖,而且原则、规则、边界清晰明小儿脑瘫检查分项目确绝不含糊,而在面向未知和未来的未知领域,监管则要求在明确提示客户风险的原则下退后半步。但即使制度的文明演进需要遵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也绝不会在明确已知的领域放松任何监管要求。

反观国内市场,依法监管和业务管制的原则、规则和边界至今并未完全厘清,不少人依然把监管和管制混为一谈。其实,就先发市场监管部门而言,其业务管制主要集中于资格、特许权和牌照管理,法规监管则主要基于法规授权,在明确授权范围内的监管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放松,任何以放松监管为代价的创新,和以创新为借口的放松监管,都是对既定市场制度基础的严重侵害,也是对长期稳定并不断演进的创新精神的歪曲和亵渎。我的意思是监管部门任白癜风吃河鱼何时候都要严格监管,严守法规已明确的原则、规则和边界,这叫依法监管;同时需要放开新的未知领域,那是创新的主要地盘,这叫宽容创新。在《猫和老鼠》的游戏中,猫从不给老鼠下帖子邀请它创新,老鼠也不大可能祈求猫放它一马。

因此,在坚持公正、公平、公开的制度环境下,有效加强监管、有序开放管制,积极学习借鉴先发市场的经验教训,才是中国证券行业创新长期稳定的制度基础。

廊坊光伏接地线
东莞小产权房
河北大量回收橡胶助剂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