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养生

图表解读苹果过去5年成绩单在中国取得巨大iyiou.com

2019-03-11 14:39:27 | 来源: 养生

图表解读苹果过去5年成绩单:在中国取得巨大成就

8月25日消息,据外媒报道,2011年8月24日,蒂姆库克(Tim Cook)被任命为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值此库克任期满五周年的日子,我们回顾了其在任职期间内取得的成绩,并作出评价。我们分享了库克接任CEO之前苹果某些季度和年份的业绩,同时与截止到今年6月份的数字进行对比。在过去5年间,苹果成绩报告单中至少发生了2种变化,但我们尽可能利用相似的数据进行对比。

1.损益表

让我们从苹果公司的损益表开始。无论以何种标准来看,

苹果的规模都已经远远超过5年前,以下是苹果过去5年部分季度营收数据:

在库克接任CEO前,苹果四个季度的营收约为1000亿美元。而在过去4个季度中,苹果营收超过2000亿美元。可是,正如你在图表中看到的那样,苹果的营收也并非以连续递增的方式进行。在2012年到2013年期间,苹果营收曾出现强劲增长,而随着iPhone 6的发布,苹果营收暂时达到瓶颈。当然,在过去1年中,苹果营收增长率出现多年来首次负增长。

但总体来说,苹果总体收入已经增加了一倍,但是其当前增长曲线却呈下降趋势。正如我以前的分析指出,我认为我们将在未来几个季度看到这种趋势被逆转,因为苹果还有许多大招。 与此同时,苹果利润率也随着时间推移而产生波动。在库克接任苹果C梦想却是开间服装店;从不知道电脑怎么开机的人EO早期,苹果利润率曾起伏不定,先是下降至更低的水平,随后稳定上升,接着再次下降。

对于苹果来说,利润率波动很大程度上与苹果总体增长率有关,收入增长率越高就可驱动某段时间的利润率提高,而随着成本扩张,需要更多时间追赶营收增长率,因此其利润率就会随之下降,导致增长减缓。在运营利润率和净利润率方面,5年后的苹果比库克接任前略有下降,但毛利润率几乎没有变化。可是值得注意的是,无论在哪个市场,苹果的美元利润率依然在增长,而这恰是苹果及其投资者关注的标准。

从图中看,苹果的运营收入与利润率增长模式几乎相同。但是以12个月为基准计算运营收入显示,苹果去年运营收入比5年前几乎增长了一倍。

2.研发

在损益表中,我还想分析下苹果的研发开支,因为在过去5年中,这部分有了很大变化。下图是以12个月为基准,苹果研发开支以及其在总体营收中所占比重情况:

在库克接任CEO前的4个季度,苹果研发开支不到25亿美元。但是5年后,苹果研发开支接近100亿美元,几乎翻了4倍。在此期间,并非苹果收入也在以同样速度的增长。实际上,苹果研发支出在营收中所占比重大幅增加,从5年前的2%增至4%,几乎翻了一倍。

这很有意思,因为在苹果已故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第二次担任苹果CEO的大部分时间,苹果研发开支占苹果收入的比重实际上有相当程度的下降。2001年顶峰时期,研发开支占苹果收入比重达到8%。但是到库克接任前,这个比例已经降至2%。

在很大程度上,苹果当时的收入增长靠iPod和iPhone驱动,其研发开支也从每年4亿美元增至20亿美元。但有意思的是,库克逆转了这个趋势,研发开支增长速度甚至超过了收入增长速度。值得注意的是,在库克时代,研发开支2%的增长率大致相当于其利润率下降2个百分点。

3.现金储备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重要公司财务指标是现金。在过去5年间,苹果的现金和投资资产有了巨大增长。

在图六中,我们很容易看到苹果现金储备的起点和终点,但在图五中更容易看出其稳定增长情况。截止到2011年第二季度,苹果现金和投资资产总额为760亿美元。而在2016年第二季度结束时,苹果现金储备已达2315亿美元。换句话说,在这5年中,苹果现金储备增加了1550亿美元。与此同时,苹果在海外获得的现金和投资比例越来越高,5年前为63%,到2016年第二季度结束时已经增至93%。

当然,在库克时代前五年,还有其他值得关注的、与现金有关的指标,比如苹果利用现金的方式,苹果使用这些资金支付股息和回购股票。乔布斯坚决拒绝支付股息,但在接任CEO仅1年时间,库克就制订了这两大方案,包括向股东返还收益。截止到今年4月份,苹果称已经向股东支付股息1630亿美元,包括1170亿美元用于回购股票。这使得苹果现金储备和投资增长更为显著。

hone出货量增加

回顾苹果过去5年三大支柱产品出货量的变化非常有趣,下图显示出它们出货量的长期增长趋势:

我们已经十分熟悉iPhone近年来的销售曲线。值得注意的是,库克接受任命时,正值苹果决定将新iPhone的发布日期从6月份推迟到秋季,2011年10月份推出了iPhone 4s。这也可以解释,为何上图中iPhone销量增长平平的情况。而在2012年和2013年,我们看到iPhone销量强势增长,接着进入增长平稳期,直到2014年末和2015年iPhone 6发布再创高峰,2015年末和2016年上半年销量降低。

当然,我们依然需要看看总量。在到2011年第二季度的前4个季度,苹果iPhone出货量为6900万部,而近4个季度iPhone出货量增至2.14亿部。这显示苹果iPhone业务大规模扩张,尽管近再次进入平稳期。在2015年第四季度,iPhone出货量达到2.315亿部,创下史上纪录。

值得注意的是,在库克任期内,苹果iPhone出货量已达8.59亿部,而库克以前iPhone出货总量仅为1.3亿部。换言之,苹果出售的10亿部iPhone中,87%是在库克担任CEO期间卖出的。

更有意思的是,苹果电脑Mac和平板电脑iPad的销量情况,它们的销售情况与5年前几乎大致相同。

正如图中所示,与iPhone销量在5年间几乎增长1倍相比,Mac和iPad的销量增长显得微不足道。在2013年,iPad销量首次出现大幅增长,季度销量达到2600万部,四个季度总销量超过7400万部,自此以后销量增长开始下降。

Mac的销售轨迹也基本差不多,其多数季度销量都比近1个季度强,尽管其高峰期的销量也与今天差不多。这两种产品销量有望在未来几个季度反弹,苹果终推出了新Mac和iPad Pro帮助提振销量。值得注意的是,在iPad3.3亿部总销量中,有3亿部是在库克任期内卖出的。此外,库克任期苹果出售了1.12亿台Mac。

当然,我们还未看到苹果智能手表Apple Watch的官方出货量数据,尽管市面上有各种估值。但我们无法忽略它,因为它是库克时代推出的全新产品,年销量大约在1500万块。这比iPhone的运转率快得多。按照转运率标准计算,iPad推出年的转运率快。有意思的是,在库克纪念自己接任苹果CEO五周年时,我们看到苹果正将产品发布时间从上半年推迟至下半年,这同时再次促使其销售增长速度进入稳定期。

5.产品和业务收入变化

除了产品出货量发生明显变化外,苹果的产品和业务收入也有了很大不同而是一生中。在库克任期内,苹果各项产品与业务收入已经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在过去5年间,苹果按产品和业务类别发布财报的方式也发生了改变,iPod不再被单独列出,而是与Apple Watch、其他产品整合为Accessories业务,iTunes、软件以及服务则统称为服务业务。在下表中,可以看到苹果业务分类:

其中,iPhone在苹果总体收入中占比重,过去5年中占据了更高的支配地位,从2011年第二季度前12个月的45%增至2016年第二季度前1年的64%。但其他业务在苹果总体收入中也出现升降变化,?iPad从16%降至9%,Mac从20%降至11%,而iPod、Accessories以及其他硬件产品也有所下降。有所增长的业务是服务业务,从9%增至10%。尽管看起来增幅不大,但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目前,苹果服务业务已经从2011年第二季度前12个月的不到100亿美元,增至近12个月的超过200亿美元,而且近几个季度增速更快。在过去1年中,尽管服务业务占总收入比重仅为10%,但其实际上却是苹果增长快的业务。

有意思的是,苹果不同业务部门的增长曲线与出货量和营收曲线不同,它需要通过改变平均销售价格(ASP)驱动。我们可以看看iPhone的收入情况:

尽管与5年前相比,iPhone的营收曲线十分相似,但值得注意的是其以12个月为基准的增长数字,从400亿美元增至1400亿美元。这是很微妙的情况,出货量增长了3.1倍却可促使其营收增长了3.5倍,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平均销售价格下降的功劳。下图是库克接任前和接任5年后,苹果三大支柱产品平均销售价格变动曲线,以2011年第三季度与2016年第二季度数据进行对比:

如你所见,过去5年iPhone的平均销售价格在上涨,尽管其产品日益成熟,并引入了两款更廉价的新iPhone 5c和iPhone SE。Mac的平均销售价格稍有下降,而iPad的平均销售价格下降幅度相当大,这可能是因为苹果2012年推出iPad Mini所致,同时也因为苹果以更低价格出售较老设备的策略所影响。但是有意思的是,尽管iPad出货量连年递减,但其营收却变化不大。

上个季度收入趋于稳定可能受到iPad Pro驱动,它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提高了iPad的平均销售价格。一年前,iPad平均销售价格降至415美元,但在2016年第二季度提高至490美元,比季度提高了60美元,重新回到2012年末的水平。

6.地区趋势与中国崛起

在库克时代,苹果戏剧性的变化之一是在中国崛起,成为其两大主要市场之一。苹果几年前也改变了发布财报的方式,不再将零售数据独立出来,而是将其纳入不然而却承载了太多的情非得已同的地区数据中。为此,我们使用2011年第四季度数据代替第二季度数据作为起点,并以2015年第四季度作为对比终点。尽管我们据此得出过去4年(而非5年)的变化,但是依然可以看出这种变化相当显著。下图是苹果按地区营收状况:

图表中显示,大中华区营收在苹果总体营收中所占比重日增,从10%增至24%。而其他地区在总体营收中所占比重则在缩水。在2015年第四季度,大中华区与欧洲营收在苹果总体营收中所占比重相同。图中是起点和终点苹果地区收入对比图:

首先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4年中,苹果在每个地区的收入都有所增长,但是大中华区显然比其他地区增速更快,收入从45亿美元增至180亿美元。这是非常可观的增长,也是库克任期内取得的成就之一。库克近再次访华,在中国投资打车公司和建立研发中心。我们也可以按照地理划分看看苹果的运营收入,因为中国同样做出巨大贡献。

7.零售业更加国际化

与过去相比,苹果财报中更少提及零售业务,因为零售业务已经被并入地区数据中,但它曾对苹果战略非常重要。库克始终在致力于扩大苹果零售业务,特别是海外,尽管零售业曾让库克担任CEO以来犯下错误之一。库克曾任名约翰布劳伊特(John Browett)负责苹果零售业务,可是安吉拉阿伦德茨(Angela Ahrendts)的任命似乎帮助库克弥补了错误。图中是苹果的零售足迹:

截止到2011年第二季度结束时,苹果共有327家零售店,其中270家(或72%)位于美国。到2016年第二季度结束,苹果全球零售店增至488家,其中218家(45%)位于海外。库克任期内,苹果在四个大陆的7个新国家开设了零售店。

当然,苹果在中国的零售店大幅增加。截止到7月末,苹果在中国零售店已经增至36家,而库克之前还只是个位数。

结论

● 在库克任期内,苹果出售的iPhone和iPad数量远超乔布斯任期,其中87%的iPhone和90%的iPad都在库克任期内卖出。尽管乔布斯推出了这些产品,但却是库克极力确保其供应链顺畅运转,从而保证需求。在过去5年中,随着苹果规模不断扩大,也是库克带领苹果进行供应链大幅扩张。

● 伴随着收入增长,库克决定增加苹果在研发方面的开支。实际上,随着苹果收入大幅增长,苹果研发开支在收入中所占比重几乎增加一倍。这与乔布斯领导的苹果完全不同,苹果增加在研发领域的投资大致相当于利润率下降的幅度。库克在研发方面押下重注,更看好未来产品。

● 库克让中国成为特别焦点,这个焦点为他提供了巨额回报。在大中华区,苹果收入增长了3倍,运营收入也有相当大的增长。大中华区在苹果总体收入中所占比重已经从10%增至24%,苹果零售店也大幅扩张。在过去5年中,在中国的增长为苹果总体增长做出巨大贡献。库克显然继续将中国视为特别焦点,这从他近访华、加大在中国投资力度就可窥一斑。库克也开始更多谈及印度,但我怀疑印度是否真有如此巨大的潜力。

● 在库克任期内,苹果只推出了一款全新硬件产品Apple Watch,而我们至今还没有得到其官方数据,以便评估其表现。对于如何评价Apple Watch,舆论存在分歧。但我倾向于Apple Watch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已经颠覆了其所在的智能手表市场。就像库克接任苹果CEO时的iPhone,苹果将发布会从上半年推迟至下半年。但我怀疑,就像2011年末的iPhone,Apple Watch很有可能在2016年末之后热卖。

● 当前的苹果服务业务主要受App Store和音乐流媒体服务Apple Music驱动,但我认为这只是库克大计划的开始。他已经多次暗示,将整合更多服务,电视机显然是个焦点。但我认为,有关服务业务的许多言论都被夸大了,它目前依然只占苹果总体营收的10%,而且不太可能大幅增长,除非苹果将其服务与设备分离,但这将是个巨大错误。

或许在这些图表中,库克对苹果重要的贡献还无法展示出来,因为在他的领导下,苹果的企业文化也在发生改变。增加了开放性,典型的例证就是库克和苹果其他高管频频接受采访,经常定期参加各种活动等。尽管苹果对未来产品的保密性依然如同往常那样严格,但社会感的增加,特别是对环境关注和社会事业的贡献是另外一大变化。这不会产生直接的财政影响,但的确做出了积极贡献。如果不承认这些事实,对苹果任期的评价就算不上完整。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影视产业_电影市场-影视产业头条新闻资讯
2008年南宁汽车出行上市企业
烟台文创教育企业

猜你喜欢